一份“球队战斗力排行榜”引出草根足球江湖恶战

本周,成都商报《运动成都周刊》走进草根足球江湖,探秘一份毁誉参半的“战斗力排行榜”。

2017年伊始,一份“2016年成都球队战斗力排行榜”的出炉,在成都草根足球圈引起不小的争议。“为什么我们队排名这么低?”“为什么我们队没有上榜?”……

正当很多球队为排名或惊喜、或诧异、或愤怒之际,该榜单的发布方,又在上周末组织成都4个比较有影响力的业余联赛的翘楚,共8支球队进行了一场“王中王”对决。

这份榜单究竟成色几何?这次对决又意欲何为?今日,家妹儿带你探秘这份毁誉参半的“战斗力排行榜”。

据成都市足协不完全统计,2016年,成都市参加职业和业余比赛的球队数量为4887支,成都市足协举办、承办、合作举办的比赛场次达到15758场。按此推算,这份“2016年成都球队战斗力排行榜”覆盖的球队数量,仅占成都业余球队总数的5%左右。

据家妹儿粗略统计,这份“战斗力排行榜”涉及成都十余个业余联赛,共计261支队伍。其中,有的队伍来自成都市足球协会主办的成都城市足球超级联赛、成都城市足球甲级联赛;有的队伍来自民营体育公司主办的联赛、业余足球联盟主办的联赛,如此次参加“王中王”对决的草根联赛、UAFT(成都业余足球联盟)东北区联赛、金多利天府联赛。

该榜单统计的数据,包括球队胜平负场数、得失球数等。与战斗力排行榜一起公布的,还有球队统治力榜、球队进攻火力榜、球队防守能力榜、球队胜率榜、射手榜等。其中,球队统治力是以各队场均净胜球数作为评判依据。

上周,家妹儿联系到了这些榜单的发布方——野球场网站。据其负责人陈行知介绍,这份榜单以各队在各联赛的最终积分为基础得分,再用这个基础得分,乘以一个加权系数,得出球队战斗力值。

他进一步介绍,目前成都业余足坛,除了官办联赛外,还有众多民办联赛,各联赛规模各异、球队水平参差不齐,而且有11人制、8人制和7人制三种赛制,这就需要一个加权系数,使各队能够站在一个比较平等的平台上,最终得出的战斗力值也更接近实际情况。

陈行知坦言,因为各联赛之间相互对战较少,实力差距难以给出准确的评估,他们也只能凭借各联赛在业内的名气,设置一个加权系数。据陈行知说,榜单目前只是粗略地分为三个档次,“成超联赛是业内公认最强的,所以它的加权系数为3;成甲联赛、草根联赛、UAFT联赛的加权系数为2;8人制和7人制的比赛加权系数为1。”

榜单出炉后,陈行知收到最多的反馈,不是感谢或者质疑,而是“为什么没有我们球队”。对于这种疑问,陈行知承认,因为人手有限,榜单并未涵盖成都市所有联赛,“成都市大大小小的业余联赛太多,球队数量更是难以统计,我们只有10来个人,没办法收集全部数据。”

而据成都市足协不完全统计,2016年,成都市参加职业和业余比赛的球队数量为4887支,成都市足协举办、承办、合作举办的比赛场次达到15758场。按此推算,这份“2016年成都球队战斗力排行榜”覆盖的球队数量,仅占成都业余球队总数的5%左右。

家妹儿采访了不少上榜球队的队长,他们纷纷表示不太在意排名,但是言语间的态度,似乎并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坦然。“战斗力排行榜”排名第三的,是来自草根联赛的冠军队——麻辣足球队,该队队长邱伟看到榜单后笑着说:“这份榜单更多的是娱乐吧,但能排到第三着实惊喜不小,是对我们2016年战绩的肯定。当然,它这个加权系数,应该还需要调整。”

而成甲五城区冠军队——狮山森林队,在该榜单居然只排名第78位。说到这份榜单,该队队长张磊收住了脸上的笑容,“不太在意,但他们的信息收集比较片面,无法反映真实水平吧。”

对于张磊的质疑,陈行知显得很坦然,“我们网站从事草根足球服务,例如比赛视频录制、赛事协助组织以及数据收集等,这个榜单相当于展示我们的业务。”陈行知介绍,这份榜单在微信公众号上的阅读量,是一般稿件的十倍。

除了引起注意外,陈行知还希望能够通过这份榜单,加强草根联赛间的联系。据家妹儿了解,成都业余球队的构成,一般分为朋友同事组队、论坛网友组队、球场联系的爱好者组队这三类;而业余联赛的组织方,除成都市足协主办的官方赛事外,大多由民营体育公司依托各球场组织。邱伟说,球场举办此类赛事,主要是希望能够有稳定的客源,而各球队因为不用自己找对手,也乐于参加。

“但这也意味着,各联赛之间缺乏联系,关注度有限。”陈行知介绍,无论联赛还是球队,更多存在于朋友圈中,“一张袜子的照片,就代表一场球赛;一张奖状,就是一个赛季;即使好一点的,也是依托于不同的手机APP进行记录,知道的人也都是圈子内的。”

根据陈行知提供的情况,家妹儿上网搜索了一下,发现很多联赛仅在贴吧中有所提及,没有完整的数据统计和记录。联赛尚且如此,更别提球队了,一些球队在网上根本查不到。“无所谓啊,我们反正是来锻炼身体的,没必要做什么专业的推广。”邱伟的话,代表了多数业余球队的观点。

但陈行知希望能够有所改变,让这些业余球队享受更专业的待遇。“单一球队和联赛的吸引力肯定有限,但如果能够联合起来,其吸引力是相当恐怖的。从业余足球本身来说,这种打包推广也能解决一些问题。”

目前的业余球队,更多依靠球员的热情,缺乏规范化的管理,这是足球圈内的共识。陈行知也是一支草根球队的一员,他经常遇到队友迟到,甚至有人曾迟到90分钟;约好的比赛,也曾因为对手一句“临时有事,来不到”而不欢散场。

“比赛成绩突出的球队,往往球员热情高,队内管理制度明确,但也难免会为球队的活动经费头痛。”邱伟介绍,麻辣足球队成立于2004年,时值欧洲杯期间,大家都在一个论坛里聊球,就组织了一支球队,并用论坛的名字命名。鼎盛时期,麻辣足球队有70多名队员,需要组成3支球队,目前活跃的仍有20多人。

而一般的业余球队,如果保证每周踢一场比赛,一年最基本花费已经接近2万元。其中,场地费和裁判费是支出的大头。以这次由野球场举办的“王中王”对决——2017迎春冠军杯为例,每场比赛的费用为900元,其中场地费为每场560元,3名裁判费用为每场260元,两支参赛球队各承担一半。“球队费用都是队员们AA制,有赞助的业余球队少,即使有,也是队内做生意的朋友友情赞助。”而邱伟所谓的赞助,最多只能解决场地、饮水等部分费用。

“业余联赛要想继续发展,这些问题必须有所改变。”筹办此次比赛,陈行知的初始目的,只是趁各联赛的间歇期,组织一个小规模比赛,而所谓的“王中王”,“就是一个噱头,顺便检验榜单的加权系数是否合理。但后来策划的过程中,发现这也是打包推广的一种方式。”

陈行知希望通过这次比赛,能够试水整合打包营销,看看社会反响,“如果效果好,就会有专人来管理,形成奖惩制度,说不定能解决业余联赛的部分问题。”

上周六,迎春冠军杯在晨辉西路附近的索福德足球世界成都中心拉开序幕,8支参赛球队分别为:成甲五城区冠军狮山森林队、季军末日幸存者队;草根联赛冠军麻辣足球队、亚军四川泰发队;UAFT东北区冠军天狼星队、亚军雪豹博菲特队;金多利天府联赛冠军顶耀民酒网队、季军特锐德队。

揭幕战,两支冠军队麻辣足球队和狮山森林队狭路相逢。开赛前,邱伟就向记者表示,他们这场比赛做好了输球的心理准备。“成甲联赛的水平,应该比我们联赛高,实力榜中,狮山森林队的排名,并不是真实水平的体现。”最终,狮山森林1:0小胜,而麻辣足球队两次错失点球良机。应该说,两支球队的实力在伯仲之间,显然不是“战斗力排行榜”上反映的第78名和第3名间的差距。

而首轮其他三场比赛,全部依靠点球决出胜负:战斗力榜上排名第17的顶耀民酒网队,1:1逼平排名第6的泰发足球队,点球3:5惜败;排名第38的特锐德队,2:2逼平排名第5的天狼星队,点球大战一直踢到第六轮,才以4:5遗憾败北;而排名第145的末日幸存者队,0:0逼平排名第12的雪豹博菲特队,点球5:3胜出。由此看出,虽然对阵双方在战斗力榜上排名最多相差133位,但在实际对战中,队伍间的实力差距很小。

据张磊分析,这是因为基础分是按照联赛积分决定的,“这与比赛数量很有关系。我们(狮山森林队)踢了13场成甲联赛,12胜1平保持不败,基础分才37分;而麻辣足球队踢了32场,26胜5平1负,基础分高达83分。只要胜场多,分数就高,加上我们两个联赛加权系数一样,导致我们在榜单上的差距悬殊。”

实际上,狮山森林队很多非联赛性质的比赛,没有被记录在册,“我们和一些排名在我们之前的球队打过,很多都是大比分获胜。”张磊建议,可以综合考虑胜场和胜率,但他更喜欢在球场上见真章,“行不行,打一场就晓得了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